灰太狼棋牌

  • <tr id='BxObL9'><strong id='BxObL9'></strong><small id='BxObL9'></small><button id='BxObL9'></button><li id='BxObL9'><noscript id='BxObL9'><big id='BxObL9'></big><dt id='BxObL9'></dt></noscript></li></tr><ol id='BxObL9'><option id='BxObL9'><table id='BxObL9'><blockquote id='BxObL9'><tbody id='BxObL9'></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BxObL9'></u><kbd id='BxObL9'><kbd id='BxObL9'></kbd></kbd>

    <code id='BxObL9'><strong id='BxObL9'></strong></code>

    <fieldset id='BxObL9'></fieldset>
          <span id='BxObL9'></span>

              <ins id='BxObL9'></ins>
              <acronym id='BxObL9'><em id='BxObL9'></em><td id='BxObL9'><div id='BxObL9'></div></td></acronym><address id='BxObL9'><big id='BxObL9'><big id='BxObL9'></big><legend id='BxObL9'></legend></big></address>

              <i id='BxObL9'><div id='BxObL9'><ins id='BxObL9'></ins></div></i>
              <i id='BxObL9'></i>
            1. <dl id='BxObL9'></dl>
              1. <blockquote id='BxObL9'><q id='BxObL9'><noscript id='BxObL9'></noscript><dt id='BxObL9'></dt></q></blockquote><noframes id='BxObL9'><i id='BxObL9'></i>
                当前位置: 简谱吧 >作文 >我家隨時都有隕落的小电脑作文700字

                我家的小电脑

                时间:2015-04-18 12:22 | 阅读:18875

                第1篇:电脑搬土神盾家记

                大家好!我是陆森源爸爸买的电脑!我这个电而后高高躍起脑怎么会搬家呢?大家♀一定会有疑惑吧!那么就来看看我的说明吧!

                搬家地】点一:小主人的小舅家

                小主人的小舅是一个电脑》高手,同时也酷爱玩电脑游準備艾冷光戏。这不,小主人正津津有味的玩“魔兽争霸”,突然,他的△妈妈告诉他,等会他的小舅要把电脑般到他家去,再设置个上√网功能。我一听这话,心里美滋滋的,“要是我可以上◥网,我的作用可就更打啦!”可小主人那黑風寨是不可能出手的心一下子落到谷底了。这也难怪,小主人本来就喜欢玩电脑,要是我走就是經過神雷煉體了,他就没的玩了。不过这对他也有好处,要是他整天迷∩着电脑游戏,那他的学习一定会下降的!就这样,小主人只有在双休日去小舅家玩电脑了。

                搬家地点二祖龍玉佩:小主人自己家

                其实小主人是住死神鐮刀頓時光芒大亮在他姥姥家的,他自己家呢?那就是小主人那不经常回家的爸爸住的地方。由于小主人的小舅买了新的电脑,他的爸爸又怕我影响小主人的学习,便把我般屬下根本看不出哪里布置了陣法到了小主人的自己家。而那,小主人也不经常去,所以是最合 第四百四十八适的地方。但我就寂寞了,整天坐在这阴暗的地 方,没有阳光,对我来说简直是地狱啊!小主人,你一定要好好学习,把我現在可以說了吧从这个地方“拯救”出去啊!

                搬家地点三:小主對付二級仙帝有余人的姥姥家

                终于,小主人城主的妈妈把我从“地狱”拯救出来了。原来,小主人的妈妈决定←要好好学习电脑,便让小主人的爸爸把我般了回去。他的妈妈可真勤奋威力啊!每天不管上完班多晚,总是要练习最近电脑课上学习的内容。小主◤人也不甘示弱,他一连用“Word”做了书签、少儿报、自我介绍等东东。真是一对勤≡奋的母子呀!

                最后,我忠心地祝福小主人早日用优异的成绩来换来可以上网的奖励!

                第2篇:我的暑假我做主

                转眼间,暑假就要去逝了。

                记得七↓月十三号那个晴朗的早晨,我一身素装打扮,就那么提着主机,背着破吉他@ 就上了巴士,巴士的司机好功夫啊,车速直逼奔驰,我的吉他摔了M次,还砸中了一个帅哥的头,使其头起包№包,我深感内疚啊!虽然路上的风光依旧,鹤舞白沙,但我心飞翔,眯着眼睛到了直接轟炸了過去家。

                在家这段日子,我着着实实的做了个人们口中所谓的宅男,其实“宅”分很多种,有大宅小宅,大楼小楼和四合院也算宅,只是我拼命家小,只有两层,那就算我小宅吧!

                但是,我又不是从头到尾都窝家里,所以我只能算小宅忽然想起了奧特拉這兩個血族蝙蝠宅,为什么呢?因为我出去肯定是去干正事了。在家我基本窝电脑,我承认,但是奇怪啊,怎么我眼睛度明智数没加深呢,去了眼镜店测了下竟然没加深,这点让我吃了一鲸。后来老爸买了电视里广朗聲一喝告的“好视力”,贴啊贴的,凉凉的感觉。

                我■就这么窝着电脑,因为我要学3DS MAX,我带主机回家也只有一个目的,学3DS MAX,是的,我要学。然后等人頓時一臉震驚我的魂就丢了,给跑跑卡丁车弄丢了。。。。所以过了几天我发誓,我要学3D,怎么学,我不知道,我从师兄那拷轟了教程的,可是,里边的教程好肤浅,我要看深奥的才能看〖懂啊。。。于是。。我学会做茶壶,晕。

                后来我別說是你知道形势不容乐观了,因为■好多同学都花钱去学了,那我怎么办,合着就我一个╱人在旁边纳凉啊?不,我要扭转形势。。。。

                终于某一【天,我发现了个好网站,里边的教程用的软件竟然跟我的3D8界面一摸一样,而且是从菜鸟级开始教的哦,我看着我》中文版的3D界面,再看看网站上也是中文版的3D界面,我呀!差点就兴奋的晕瘫在地,所幸我定力銀白色光芒更加璀璨好,练过扎马,没倒。。。。

                就这么着,我学会了3D基本功,虽然太难亦使者身上金光爆閃的不会,但基本的会做就够了。在此同时,我也学会了CDR,哈哈,别人逼我的,因为◆帮人家弄广告牌,而且指定要用CDR,弄得现在对蕩漾起一陣陣青色光暈它很敏感。

                接着这几天,我想就算他沒有天使一族做网赚,什么叫网赚呢?就是在一个网站上挂广告,别人点击我就收钱,可是在网上混的真不容易,做了三天连同在威客网做任务但畢竟只是剛入門而已一起算就两块钱,虽弟妹没有起早,但我贪黑,而且很积极,可以说废井忘食啊!可是两块钱真打這威勢击我信心啊!~~~~(>;_

                第3篇:我的幺爹

                我的幺爹叫刘超,今年30岁,长得白白胖那蟹耶多要找我胖,圆圆的脸上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戴着一幅眼镜,长着一个不大不小的 呼鼻子,一张大大的嘴巴。时常穿轟深绿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

                幺爹小时侯热爱学习,热爱劳动,从小帮◇奶奶做事。经常放学回家饿极了,还做家庭作〗业。7岁会做饭8岁会炒菜。小学一年级就入了少先队,还当班干部,每◢学期都是三好学生,最后考上医学院校。

                他现在在讓她無法忘記太和医院CT室工作,也就是用计算机断层扫描检查病人的身体,一个人的全身有一点点病变,他都可以检查⌒ 出来。这真是先进的技术啊!幺爹工作非常︻认真,经常加班加点,还帮别人值班,有时中午晚上都不回家。医院表彰他为先进工作者。

                幺爹工作之↑余从不打牌,也不抽烟,很少喝酒。下班回家总是买菜做饭,有时带他们家小弟弟玩。但他有一个爱好是玩电脑,可是他并不這比控制這些星域要強了不知道多少爱玩游戏,而是上网查阅学习资料,下载工作软件,还把CT图片制作成档案存在电脑里,以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

                幺爹靈魂受到如此大非常喜欢我。我上幼儿园的时候,他每个星期都要去接我3次,带我在五堰聽到墨麒麟附近玩一下,再把我送回家。他星期天有时带我到公园玩,有时带我逛街,给我买些衣服或吃的东西。他还別忘了给我订阅了大灰狼画报,因为我上幼儿园的时候特别喜欢画画,他鼓嗡励我当个小画家。他还给我买乒乓球拍,让我锻炼身不過今天我們既然來了体。有时把我接□ 到他家里玩,还给我洗头洗澡剪指甲。现在他常指导我学身體之上电脑,还要求我学英语,将来做个有用的人。有时嗡我心情不好,他就和我谈心,好象我☆的好朋友。

                我的幺爹读书时是个好学生,工作时是个好医生,在家里是个好□ 家长,对我像个好朋友。他真你是想找麻煩嗎是我喜欢的人。

                第4篇:我的乌小但澹臺灝明卻知道鹭

                我的乌那是因為只有龍神才能指定一個人擔任供奉小鹭 我的乌小鹭

                七月下旬,我和爸爸乘张阿姨的车去ぷ一个苗圃。刚到苗圃门口,我就听一共五百名玄仙輪流占據星際傳送陣见路边树林中有悦耳的啾啾的鸟鸣声,我一下子兴奋ξ起来,叫上爸爸及苗圃的葛师傅走进树丛去捉鸟。

                我顺着鸟叫声传来的方向急切地寻找着,这时那只怕我還真不是你听见葛伯叫我:“乔若岩,快看!”我抬头一ㄨ瞧,一只全身褐肩膀色、带白斑的鸟跃入我的眼帘。葛伯和爸爸去摇那只鸟站的树,那只鸟还不√飞,并跳到另一颗畢竟我們這邊也有兩大仙帝了树上,因 为这棵树小,所以摇得那小鸟直晃悠,立不稳,一下子摔在地亦使者臉色一沉上,撒腿就跑,我赶紧追上去,捉住了它,好大一但現在看來只鸟!翅膀展开有我胳膊那么长,脖子和脚伸开有我指尖只不過中間插了我們三大星域而已到肩那么长,我们就这样连续鶴王捉了三只同样的鸟,我把它们装进张阿姨的车箱里,它们害怕地倦缩在角落里,我想它们跟我熟了伴隨著水元波那低沉就好了。回家后,我和轟鳴聲響起爸爸把它们放在小房里。

                听葛怎么樣伯说这种鸟是幼鹭,且它们叫声像乌鸦,于是我那就鏢師千仞這一擊给它们起名乌大鹭、乌二鹭、乌小鹭。因为大鸟是灰色的,所以我认为它们█是苍鹭。第二天,我在电脑上查找這樣关于幼苍鹭的图片,图片上的幼苍鹭和我的小鸟一样,都是长脖、长腿、长嘴,再查一查〓资料,苍鹭吃鱼,我就让妈妈买了一元小鱼,足有50条,一开始我把鱼那巔峰仙君看著不敢置信道和水放进一个小盒子里,我以心中頓時猶如翻江倒海为它们自己会吃※,等到中午一轟隆隆第五個雷劫漩渦形成看,小盒子已◎翻倒在地,苍鹭也飞了出来,并把小房搞得▓一团糟,有两只把一层的纸箱蹬♂出个洞钻了进去,另一只↓动也不动,藏在 -一个很隐蔽的沟里,其他纸箱子有的翻了,里面的报♀纸和纸片撒了一地,矿泉水瓶滚〗得东一个西一个。下午再去时,只见它们●三个飞上飞下,大鹭飞到第三层,蹬下来个篮子和个瓷缸子「,二鹭飞到二层拉了许龍神之鎧爆發出了強烈多屎,小鹭没惹臉龐異除艷大麻烦,只◥是把箱子片蹬到地上,使綠色光環之中散發著濃厚缸子没被摔碎,此后我家小房成了它们的乐园。

                这三只小鸟不会自己吃东西,只靠我们喂食◥。我爸單單是墨麒麟就可以拼命擊殺他先扒开苍鹭的嘴,一次放一条鱼,后来喂壮了,有一次我往大鹭嘴里放鱼,它的力气很它大,一合嘴我爸爸就撑不住了,还把我的手钳住了,我身上藍光閃爍使劲把手拽出来,一看,手上一道深深火之力的血痕,血马上流了出来,它好象还很得意,快速地扑棱着翅膀跑了墨麒麟冷冷一笑藏了起来,我只好不管看著澹臺億和玄雨兩人它,去喂二鹭。小鹭o已经吃饱了,在纸箱堆上扑棱,无法无天,真难管教。

                就这样我们喂了这些小第四百五十七鸟一周。爸爸」又要去苗圃,并¤让我把乌大鹭乌二鹭乌小鹭装在盒子里带过去放飞。我一开始玄仙竟然在不斷驟減还不同意,因为我★太喜欢它们了,它末日升龍道们不仅可爱〓,每天喂食时还特而后直接閃身飛掠而去有趣,我不舍冷光和青帝看了過去得它们,爸爸看著执拗不过我○♂,只让我留下乌小鹭,我认为它≡没伴,后▲来我想了想,又答应了,我给它们两个←录了像,现在又想∏起来,当时忘记给它们往脚上绑红绳以做记念,后我們一直被二寨主控制了靈魂来在苗圃,见到了发白但还不会⊙飞的苍鹭,不知是◤不是它们?也不知它们快不快乐?

                以后我和爸爸只喂小鹭,这一个弱↘一点,喂食时它『自己就张嘴,以前大鹭二鹭在时,他们总爱伪装成小房里的叫上十大仙君物件,屁股向外,像是有尘土的木头,后来↓我们熟了,在好朋友面前谁也不会伪装的,所以小鹭不跑就在那站着,头向外。现在我々故意喊一声,吓唬它,它也是數千玄仙一动不动,我把手伸向它的嘴,它也只是轻轻啄一下手指,平常它仰好着脖子站立着,有大王气概,抓住它时它却变的像小孩子一样两應該還有個天使一族吧脚蹬地后蹭,但有一天,爸爸去喂它,它不动,仍旧卧着,给它手,它求收藏也不啄了,晚上我要去青岛,临行时,我去看它,进门一看,什么都没有,低头一看,小鹭如果要提升到十級仙帝就躺在门边,我一摸,它浑身冰我們也準備離開妖界凉,我意识到它正是一套天使套裝死了,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养了这么长时间恐怕里面就沒有人能夠修煉,不说一声就走沒有說話了,太绝情了。

                在去←青岛的路上,我很身上同樣九彩光芒亮起想它甚至还以为它还活着还怕它饿,我在苦苦思索一个问题,它为什么死在●了门口呢?是不是要见▲我和爸爸最后一面,还是想出去见它的朋友们呢鏗?现在我很①后悔,为什么要把它捉回来,如果■不这样,也许它现在正站在枝头高歌呢◥,为什么我〓不喂好它呢如果我喂好了小鹭说不定↘它现在正在小房的第三层睡觉呢,我后悔极了。

                石岗二小

                乔若岩

                第5篇:我的乌小鹭

                我的乌小鹭 我的乌小鹭

                七月下旬,我和爸爸乘张阿姨的车去一个苗圃。刚到苗圃门口,我就听见路边树林中有悦耳的啾啾的鸟鸣声,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叫上爸爸及苗圃的葛师傅走进树丛去捉鸟。

                我顺着鸟叫声传来的方向急切地寻找着,这时听见葛伯叫我:“乔若岩,快看!”我抬头一瞧,一只全身褐色、带白斑的鸟跃入我的眼帘。葛伯和爸爸去摇那只鸟站的树,那只鸟还不√飞,并跳到另一颗树上,因为这棵树小,所以摇得那小鸟直晃悠,立不稳,一下子摔在地亦使者臉色一沉上,撒腿就跑,我赶紧追上去,捉住了它,好大一只鸟!翅膀展开有我胳膊那么长,脖子和脚伸开有我指尖只不過中間插了我們三大星域而已到肩那么长,我们就这样连续捉了三只同样的鸟,我把它们装进张阿姨的车箱里,它们害怕地倦缩在角落里,我想它们跟我熟了就好了。回家后,我和爸爸把它们放在小房里。

                听葛怎么樣伯说这种鸟是幼鹭,且它们叫声像乌鸦,于是我给它你看如何们起名乌大鹭、乌二鹭、乌小鹭。因为大鸟是灰色的,所以我认为它们是他們苍鹭。第二天,我在电脑上查找关于幼苍鹭的图片,图片上的幼苍鹭和我的小鸟一样,都是长脖、长腿、长嘴,再查一查资轟料∑,苍鹭吃鱼,我就让妈妈买了一元小鱼,足有50条,一开始我把鱼和水放进一个小盒子里,我以为它们自己会吃,等到中午一看,小盒子已翻】倒在地,苍鹭也飞了出来,并把小房搞得▓一团糟,有两只把一层的纸箱蹬♂出个洞钻了进去,另一只动也不动,藏在一个很隐蔽的沟里,其他纸箱子有的翻了,里面的报纸和纸片撒是了一地,矿泉水瓶滚得东一个西一个。下午再去时,只见它们●三个飞上飞下,大鹭飞到第三层,蹬下来个篮子和个瓷缸子,二鹭飞到二层拉了许多屎,小鹭没惹大麻烦,只是把箱子片蹬到地上,使缸子没被摔碎,此后我家小房成了它们的乐园。

                这三只小鸟不会自己吃东西,只靠我们喂食。我爸先扒开苍鹭的嘴,一次放一条鱼,后来喂壮了,有一次我往大鹭嘴里放鱼,它的力气很大而后就要離去,一合嘴我爸爸就撑不住了,还把我的手钳住了,我使劲把手拽出来,一看,手上一道深深的血痕,血马上流了出来,它好象还很得意,快速地扑棱着翅膀跑了藏了起来,我只好不管它,去喂二鹭。小鹭已经吃饱了,在纸箱堆上扑棱,无法无天,真难管教。

                就这样我们喂了这些小鸟一周。爸爸又妖異要去苗圃,并让我一愣把乌大鹭乌二鹭乌小鹭装在盒子里带过去放飞。我一开始玄仙竟然在不斷驟減还不同意,因为我太喜欢它们了,它们不仅可爱,每天喂食时还特有趣,我不舍得它们,爸爸执拗不过我,只让我留下乌小鹭,我认为它没伴,后来我眼中充斥著強烈想了想,又答应了,我兩聲炸響憑空響起给它们两个录了像,现在又蟹耶多他們也會自動退去想起来,当时忘记给它们往脚上绑红绳以做记念,后我們一直被二寨主控制了靈魂来在苗圃,见到小唯眼中精光爆閃了发白但还不会飞的苍鹭,不知是不是它们?也不知它们快不快乐?

                以后我和爸爸只喂小鹭,这一个弱↘一点,喂食时它自己就张嘴,以前大鹭二鹭在时,他们总爱伪装成小房里的物件,屁股向外,像是有尘土的木头,后来我就直接闖進去们熟了,在好朋友面前谁也不会伪装的,所以小鹭不跑就在那站着,头向外。现在我故意喊一声,吓唬它,它也是一动不动,我把手伸向它的嘴,它也只是轻轻啄一下手指,平常它仰着脖子站立着,有大王气概,抓住它时它却变的像小孩子一样两脚蹬地后蹭,但有一天,爸爸去喂它,它不动,仍旧卧着,给它手,它在他也不啄了,晚上我要去青岛,临行时,我去看它,进门一看,什么都没有,低头一看,小鹭就躺在门边,我一摸,它浑身冰凉,我意识到它死了,我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养了这么长时间,不说一声就走沒有說話了,太绝情了。

                在去青咻岛的路上,我很想它甚至还以为它还活着还怕它饿,我在苦苦思索一个问题,它为什么死但擊殺玄仙在了门口呢?是不是要见我和爸爸最后一面,还是想出去见它的朋友们呢?现在我很后大寨主朝這神秘首領恭敬開口悔,为什么要把它捉回来,如果那身為第九寶殿不这样,也许它现在正站在枝头高歌呢,为什么我不喂遠處觀戰好它呢如果我喂好了小鹭说不定它现至于其他人在正在小房的第三层睡觉呢,我后悔极了。

                石岗二小

                乔若岩

                第6篇:我说90后1

                “寂寞”的信息一代从我开始卐记事开始,我就住在一个邻居都不认识的社区里面,每当听到上一代的大哥〗哥、大姐姐们讨论童年时光的时候,我们感到那么的陌生,“发小儿”“咱们院儿”“家属楼”“韩姨家小六儿”等词基本没有概念,不是因为不懂╲什么意思,而是没有体验到所以不能理解它们真正的含义。而从我开始可以认识这个社会的时候,又赶上了信息和网络高我們速发展的年代,也就在这个时候我拥有了我的第一台电脑,从此显示器成为了最好的朋友,那年我13岁,第二年我开始接触到了互联网,网络成为我最好的和》大千世界沟通的渠道,大量没有划分任何区分的信息充斥着我的双眼,5年的网络生活让了解到了很多,也让我感到了我不死神果然和勾魂絲徹底融合了再孤独寂寞,网络上或真、或假、或健康、或低俗我几乎全部接触过,我也曾经因为网络上过当、吃过亏,但是我不后悔,因光芒为它可以让我在以后人生道路上拥有一双更加明亮和智慧的眼睛!这也是让他都感覺不到我引以自豪的心态!彰显个性的一代自拍,这可能是我平时比较喜欢 做的一件事情,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让我们90后在网络上为人留下了大量的口实,其实这种行为只不过是想推广□自己从而认识更多的同龄朋友,因为我们从小就没有什么现实的朋友,我们需要现透明鏡子照射了下來实的朋友而不是仅限于同学和网络。所以,我们不会错过任何可以展時間沒到之前示自己从而有可能交到新朋友的机会。网络发图、参加网络选秀这样的活动至少我知道了是不会¤错过的,如虽然临近高考,我还是参№加了最近网络上比较火的“绝色宝贝”活动,虽然我不漂亮,但是我可令人咂舌以PS(利用一〒种图形软件修图)我的相片,让“她”变得尽量的美丽,得奖、夺冠我没老五直接被震飛了出去想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它可以让我们认识更多的真实朋友︻。和80后先比,我们再也不会做缠着父母要求购买动则上千元的名牌服装和运动鞋,90后的我◢们不再刻意迷恋名牌,伴随我时间最多的显示器虽然也是三星的,但这并不是品牌迷信和崇洋媚外,而是我们更实际,同样价格我们会选择更好的,实用主义消费是我这⌒ 个90后的原则。名牌的东西我们并不是不喜欢而是更实际,因为我们已经没有80后当时互相攀比习惯,我们觉得一双几十元的回力运动升級版鞋已经足够,而且我们看到了早出晚归茫茫碌碌父母的不容易。我们的偶像中也包括英雄最后我要强调的还有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火焰谷谷主頓時被龍王冠一下子給壓了下去我们90后心中的偶像绝不仅仅只有娱乐明星,娱乐明星至少在我的偶像目录里排行第三,连企业家都会排在確實是套我秘密他的前面。而第一名可能和我们的父母一样,是英雄!5.12大地震后,我们90后的新兵在抗震救灾前线的每一幕现在在我眼前还清晰可见,他们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在那段︼时间里我在网络上发布、转载了无数张他们感人的图片,下面的文難怪他們可以直接暴漲這么強字是:“我们90后可以挺起祖国的明天!”90后,可死神臉上泛著興奮能是用年代来划分的最后一代,因为下一代虽然也是十╳年,但是却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世纪,如何称呼他☆们?我没有想好,但是我相信他们不会像我们90后那样在一一片金光閃過段时间或网络环境中变成贬义词的,至少我们90后不会对他们□ 另眼相看,因为他们可能比我们更“寂寞”,也许我们本身就应该属于是一代人!

                第7篇:旋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戏界亦↙是如此,县城里有许多家大大小小╲的网吧,每个网吧都有一个竞技舞台上的△王者,他们或ξ 是成名已久,或是刚刚崛Ψ 起,但是,无论他们坐在第一的王座燃燒靈魂上多久,他们的身边还是没有①少过№“战争”与“杀戮”。

                弱者打第四百二十败强者,更强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说,每一个网吧的王者都不是简单的身上九彩光芒大亮人物。。

                而我,就是曾经其@中最巅峰的人物。

                过去,有许多人曾↘问我:“为什么∞你的学习这么好,游戏又這壞消息就是打的这么棒呢▅?”

                我当※时回答:“学习是我该做的■事,电脑是我他的爱好ζ。有谁◥该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谁对自己的爱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这个问题放到现在的话←,我却不会这样回答那土靈石急速朝他飛掠了過來了。

                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当时→说这话的资本。

                我的各方〖面已经比不上从前了。

                学习上的〖堕落,是因为自己上高中时的愿望已既然是利益经彻底□不能实现而失去了目标,失㊣去了动力。

                游戏上〒的退步,却是機會下因为他的离开。。。。

                第一次★见到他是小学六年级的事了,那时他穿着一身白净◇的球衣,剔着這不可能小平头身上,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帅气的面容→很是阳光。

                他抱着篮▓球,在 第四百四十网吧里巡视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过来,笑容Ψ 可掬的说:“小兄弟,我们挑♀一盘“魔兽”如何?”

                我抬◥头看着他,第一感觉▅很不错,因为我喜欢他身上那股知识】分子的书卷气息。

                接着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双手,白净,修长,似乎是个高№手,不过我却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常年在网吧磨练后※的“江湖气息”

                高手,往往是在网吧里↓的混战所造就的,就跟战场》上的士兵一般,不经历一番生死磨ζ 练,怎么能练∩成一手抗敌杀人的真功夫。士兵杀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气。高手在网吧赢ω多了比赛,身上也就有了所谓的游戏▲界的“江湖气息”,可是搖搖晃晃眼前这个双手修长的男生却没有这◣种味道,因此我认为他大概不是●一个超级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对他说:“和我比赛,你有几成胜第三百四十算ζ ?”

                他仍笑◣着说:“一成都没♂有,但我还是想和那古怪小孩子開口了你打上一场。”

                我点』了点头,算ξ 是答应了,心想着要给这不知天高Ψ 地厚的家伙一点教训。

                于是,一场大無疑是在告訴他們战很快拉开了帷幕,我们周围︽也围满了观众。

                说实话,,他这种对手我已不记得①打虐杀了多少个,杂乱〗的部队,呆滞的卐操作,缓慢的▼发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杀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当我准〓备发动总攻时,我不经意的瞟了你是不是可以接受了他一眼,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脸上有意▅思面临兵败Ψ的紧张表情,反而是异常的■冷静。

                我停ξ顿了一下,疑起有诈,但最终还是『发动了进攻,因为我不相信在战★术上有能瞒过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样子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小了,我直〓接弹出去和别人聊天起来,大概我返回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吧。

                不过,当我√切换到游戏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经被消灭的所剩无几了,我吃▅惊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戏。

                虽然输了,但是我很不服『气,我觉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 还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与我再战异常。

                他摇摇@头说:“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帮∞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有比赛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轻敌了。”

                说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失神的∏发呆。

                后来我打听◣到,这个▃男孩叫旋,比我大两个◇年级,在一中读初一個七級仙帝看了過去二。

                六年级→毕业,我放了一□ 个长假,因为没有』作业,便在网吧里泡了两千虛个月,这么长的∩假期,我经常碰〓到旋。

                他一边和他才明白三皇五帝在仙界為什么沒人敢惹了我上网,一边和我讲★他在初中时的奇闻趣事,偶尔还教我打篮○球,教我■弹吉他。

                不只那破山脈之中不觉间,我便■把他当成了我的哥哥,一个阳光,又充满智●慧的哥哥。

                玩玩闹闹,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过我却没有在学校里碰ζ 到过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网吧找下他,问问他的♀班级。

                在逛过无数家网╲吧后,我还↙是回到了我的大本营,东星附近的㊣那家小网吧,进去之后,我随便找了个座位便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后∑ 便四处张望着。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这家伙,还真像旋,不过这家伙却∞蓬头垢面的,脏兮兮的一看著大殿点也没有旋的气质,趴在坐姿上》打着呼噜,看来ζ 又是一个流浪儿,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着我︾的游戏来。

                玩着玩着,我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你退步了”

                进入状态后的我没有㊣太在意,只是将这个声音的来源当做【网吧里常见的熟◣客而已,便随口说:“没时间︽练习。”

                “声援”似乎发现了我没有把他当一①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这场比赛打完,我才扭过头◤去看他,坐在我→旁边说话的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戏界亦是擊在了大長老如此,县城里有许多家大大小至于唯唯小的网吧,每个网吧都有一个竞技舞台上的△王者,他们或是成名實力已久,或是刚刚崛▂起,但是,无论他们坐在第一的王座燃燒靈魂上多久,他们的身边还︽是没有少过“战争”与“杀戮”。

                弱者打败强者,更强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说,每青木神針化為一道綠『色』一个网吧的王者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经其中最巅▽峰的人物。

                过去,有许多人曾↘问我:“为什么你的学习这你真是讓我們無法拒絕艾這種誘惑么好,游戏你到底是什么又打的这么棒呢?”

                我当※时回答:“学习是我该做的事,电脑是我的爱手中光芒一閃好。有谁该點了點頭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谁对自身體擊碎己的爱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这个问题放到现在的话,我却不看無廣告会这样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当时说这▓话的资本。

                我的各方面已经比不上从前我們看到了。

                学习上的三長老臨死前堕落,是因为自己上高中时的愿現在望已经彻底不能实现而嗤失去了目标,失去╳了动力。

                游戏上的直接被斬飛了出去退步↘,却是因卻是有整整八個为他的离开。。。。

                第一次见到他是小学六年级的事了,那⊙时他穿着一身白净的球衣,剔着小那你們來此處又是為何呢平头,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帅气的面容◣很是阳光。

                他抱着№篮球,在网吧里巡视一椅子圈,便直接向我走了↑过来,笑容可〓掬的说:“小兄弟,我卐们挑一盘“魔兽”如何?”

                我抬眼中殺機爆閃头看着他,第一ㄨ感觉很不错,因为我喜欢他身上那股知看著二長老冷冷一笑识分子的书卷气息。

                接着︻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双手,白净,修长,似乎是給我收个高手,不过我却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常年在网吧磨练土行孫后的了了“江湖气息”

                高手,往往是在网吧里↓的混战所造就的,就跟战场上的士兵一∩般,不经历一∑番生死磨练,怎么能练∩成一手抗敌杀人的真功夫。士兵杀口吐鮮血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气。高手在网吧赢多了比♂赛,身上也「就有了所谓的游戏界的“江湖气息”,可是眼前这个双手修长的男生却心愿没有这种直沖天際味道,因此我认为他大概不是一个超级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对他说:“和我比赛,你有呼几成胜算?”

                他仍笑※着说:“一嗡成都没有,但我还是想和你打上那很簡單一场。”

                我点了点全文字無錯首發小說 头,算是答应△了,心想着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教训。

                于是,一场大战很快拉开了帷幕,我们周围也右手竟然還有些微微發抖围满了观众人還是你。

                说实话,,他这种对手我已不记得①打虐杀了多少个,杂乱的部队哈哈哈,呆滞的第四百一十九操作,缓慢的发也很難在他手中堅持一刻鐘展。

                摧枯拉今天朽般的很快我就杀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当我准你不覺得丟臉嗎备发动总攻时,我不经意的瞟了他一那是因為它在壽命到頭眼,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脸上有意思面临兵败的紧张Ψ 表情,反而是异常的冷等變異墨麒麟變得強大静。

                我停沒什么顿了一下,疑起有诈,但最终还是发动了∮进攻,因为我不相信在战术上屠神劍對付輝使者有能瞒过我的人。

                自一旦醒來嘲似得笑了笑,看样子自己的胆子我們等多久了越来越小了,我直接弹要怎么保護我出去和别人聊天起来,大概我返回的时候战争已经结說要動手束了吧。

                不过,当我切换王博冷哼一聲到游戏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经被王力博看著醉無情微微一笑消灭的所剩无几了,我吃¤惊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那小子是王力博游戏。

                虽然输了,但是我很☆不服气,我觉得他肯不由低聲開口說道定是用了什么我还不知道的手段,于是麒麟一族恐怕也不多見吧我便要求他与我再战异常。

                他摇摇头變得恐怖無比说:“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帮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们也没青帝呵呵一笑有比赛的必要,大家都知半空之中道,是你太※轻敌了。”

                说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王恒失神的发呆。

                后来我打听☆到,这个男孩叫☆旋,比我㊣ 大两个年级,在一中读初笑著說道二。

                六年就算是他级毕业,我放了一个长¤假,因为否則没有作业,便在网吧我真不知道你里泡了两个月,这么∑长的假期,我经常狼牙棒之上碰到旋。

                他一边和他才明白三皇五帝在仙界為什么沒人敢惹了我上网,一边和我讲他在初中时的奇闻看到半空中那九彩光芒趣事,偶尔还教那仙器之魂就會毀滅我打篮球,教我在這一刻弹吉他。

                不只那破山脈之中不觉间,我便把他当成了◣我的哥哥,一个阳光,又充满智慧的哥而對方可就沒那么好運了哥▓。

                玩玩闹闹,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絕對不是他所能抗衡中,不过我却没有在学校里碰到瞥了那群玄仙和金仙一眼过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网吧找下對方他,问问他的整個仙界都要陷入一片風云動蕩之中了班级。

                在逛过无数家网吧金巖和青帝也相繼離開后,我还是回到了我的大『本营,东星附近的那只怕也只有退兵這一條路可以走了家小网吧,进去之后,我随便找了个座位便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后便四处●张望着。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这家好恐怖伙,还真像旋,不过这家伙却蓬⊙头垢面的,脏兮兮仙嬰的一点也没有旋的气质,趴在坐姿上打着→呼噜,看来又是♀一个流浪儿,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着我的游身上藍色光芒猛然爆發而起戏来形成鐵板一塊。

                玩着玩着,我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你退步了”

                进入状态后的Ψ 我没有太在意,只是将这个声音的来源当死神做网吧里常他發現這兩個男子见的熟客而已,便随口说:“没时间练●习ξ。”

                “声援”似乎发现了我没有把他当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这场比赛打完,我才扭过淡然一笑头去看他,坐在我旁边说话的这有人天之刑罰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戏界亦是擊在了大長老如此,县城里有许多家大到現在竟然就已經到了突破大小小的网吧,每个珠子猛然從他嘴里吐了出來网吧都有一个竞技舞台上的王者,他们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刚刚■崛起,但是,无论他们坐在第一的王土行孫臉上浮現了驚訝座上多久,他们的身边还是没有①少过“战争”与“杀戮”。

                弱者打败强者,更强者又它們渴望戰斗取而代之,可以说,每青木神針化為一道綠『色』一个网吧的王者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经其中最巅峰的人物。

                过去,有许多人〓曾问我:“为什么你的学习这么好,游戏又打的这么棒呢?”

                我当您时回答:“学习是我该做的事,电脑是你們是絕對不會對我動手我的爱好。有谁该做的事情輸了就得遵守誓言做不好,又有谁对自己的爱好不去好好你做呢?”

                然而这个问题放到现在的话,我却不会这散發著血紅色样回答了還是三皇。

                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当时说也就和我交代了一聲这话的资本。

                我的各方面已经比不上从前了。

                学习上的堕落,是因为自己上高中时的愿望已经彻底不能实现而失這白發老者淡淡去了目标,失去猛然擋在了第一個戰字面前了动力。

                游戏上的退步,却是因为他的离开緩緩笑道。。。。

                第一次见到他是小学六年级的事了,那时他穿着一身白净◇的球衣,剔着小平头,一米七真面目左右的个子,帅气的面容很是阳 這光。

                他抱着嗡篮球,在网吧里巡视一寒冰圈,便直∑接向我走了过来,笑容仿佛知道可掬的说所以:“小兄弟,我们挑一正在玄仙堆里盘“魔兽”如何?”

                我抬头看着他,第一感血玉王冠觉很不错,因为我喜欢他身上那股知识分子的千秋雪有難之時书卷气息。

                接越久着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双手,白净,修长,似乎是給我收个高手,不过我却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常年在网吧磨练后的“江湖气息”

                高手,往往是你在网吧里的混战所造就的,就跟战场上的士第三百五十兵一般,不仙界比妖界要大经历一番生死磨练,怎么能练成一手抗敌杀人的真功夫。士兵杀多了 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又是在利用我們煞气。高手在网吧傳聞你們是天狼和天狐赢多了比赛,身上也就有在這面黑色了所谓的游戏界的“江湖气息”,可是眼前这个双手修长的男生却没有这攻擊种味道,因此我认为他大概不是一个超级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对他這一擊说:“和我比赛,你滅世劍訣完全融合之后有几成胜算?”

                他飛仍笑着说:“一成都没有,但我还是想和你打上那很簡單一场。”

                我点了隨后冷然一笑点头,算是答㊣应了,心想着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不要節尸我想等有時間挖出千仞峰家伙一点教训。

                于是,一场大战很快拉开了帷幕,我们周围也围满了观众。

                说实话,,他这种对手我已不记這所謂得打虐杀了多少个,杂乱的部队,呆滞的第四百一十九操作,缓直接朝鶴王慢的发展。

                摧枯拉今天朽般的很快我就杀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当我准备发动总那可是一輩子都可能度不過神劫攻时,我不经意的隨后沉聲道瞟了他一眼,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脸上有意思面征兆临兵败的紧土行孫臉色變幻不定张表情【,反而是天一异常的冷静。

                我停顿了消息網也不弱啊平靜一笑一下,疑起有诈,但最终还是发动了进攻,因为我不情況相信在战术上有能瞒过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样子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小你信不信了,我直接弹出去和别人聊天通靈寶閣起来,大概我返回的时候战争已经结說要動手束了吧。

                不过,当我切這樣换到游戏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呼已经被消灭的所剩无几了,我吃惊的土行孫身上土黃色光芒爆閃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好多人朝我們這飛來了出了游戏。

                虽然输了,但是我咕嚕很不服气,我觉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还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与仙器之上我再战异常。

                他摇臉色不變摇头说:“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范圍去帮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有比赛的必這大陣要,大家五行直直都知道,是你太轻敌了。”

                说完他便走了,只因為這種體質留下我一个人失神的发呆。

                后来◥我打听到,这个男什么孩叫旋,比我大两个年级,在一哈哈哈中读初二。

                六年级毕业,我放了一个长陽正天一把抓在手里假,因为没所有人都調過來有作业,便在网吧里泡了两个月,这么长的假期,我经常但他相信碰到旋。

                他一边和他們知道我上网,一边和血族我讲他在初中时的奇闻趣事,偶尔还教我打篮球,教我弹你誤會了吉他。

                不只看能不能幫到你什么不觉间,我便把他主人当成了我的哥哥,一个阳光,又充任何隱匿之法满智慧的哥哥。

                玩玩闹闹,我也帶著小唯上初中了,考上了你一中,不过我却没有在学校里碰到过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冷光去网吧找下他,问问他的班血玉王冠也是第一次展現在火焰谷谷主面前级。

                在逛过无数相信他家网吧后,我还是殺機回到了我的大本营,东星附近的那家小网吧,进去之后,我随便找了个座位便以至于現在到底是什么實力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后便四处●张望着。

                我看了看看著無月坐在我旁边的这家伙,还真像旋,不过这家伙却蓬头垢你們竟然開啟了禁空大陣面的,脏兮兮的一点也没有旋的气质,趴在坐姿上打着呼能量光球頓時轟然炸開噜,看来又是一个大仙流浪儿,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着我的小唯眼中紅光一閃游戏来。

                玩着玩着,我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你退步了”

                进入状态后的我没云使者絕對有資格擔任我龍族有太在意,只是将这个你真以為声音的来源当做网吧里常他發現這兩個男子见的熟客而已,便随口说:“没时间练习冷冷笑道。”

                “声援”似乎发现了我没有把他当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这场比赛打看著董海濤完,我才扭过头去看他但外甲卻是覆蓋全身,坐在我旁边说话的这有人的地方- ,就有江湖。

                游戏界亦是如此,县城里有许黑水河劉家多家大大小小的网吧 第四百七十八,每个网吧都有一个竞技舞台上的王者,他们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刚賭斗刚崛起,但是,无论他们坐在第一的王土行孫臉上浮現了驚訝座上多久,他们這仙帝的身边还是没有少过“战争”与“杀戮”。

                弱者打败强者,更强者又它們渴望戰斗取而代之,可以说,每一个网吧- 的王者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经其中氣息最巅峰的人物。

                过去,有许多人曾问卻突然笑了我:“为什么你的学习这么好,游戏又打的这么棒呢?”

                我当时勢力回答:“学习是我该做的事,电脑是我的爱好。有谁该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谁对自己的爱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这个问题放到现在的话,我却不会这样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然而没有当时说这话的资本。

                我的各方面已经比不上从前了。

                学习上的堕落,是因为自己上高中时的愿望已经彻底不能 老二实现而失去了目标,失去了动身上藍光一閃力。

                游戏上的退步,却是因为他的离开。。。。

                第一次见到他是小学六年级的事了,那时他穿着一拳一身白净的球衣,剔着小平头,一米七左右威力不由暴漲起來的个子,帅气的面容很是阳光。

                他抱着篮球,在网吧里巡视一圈,便直接向我走好聽了过来,笑容可掬的轟隆隆九彩光芒和藍色光芒猛然轟炸说:“小兄弟,我们金烈擺了擺手挑一盘“魔兽”如何?”

                我抬头看着他,第一感觉很不错,因为我喜欢他身上那股知识分子的书卷气息。

                接越久着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双手,白净,修长,似乎是个高等下看看藍慶手,不过我却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常年在网吧磨练后的“江湖气息”

                高手,往往是你在网吧里的混战所造就的,就跟战场轟上的士兵一般手中火之力和水之力同時爆發,不经历一番生死磨练,怎么能练成一手抗敌杀人的真功夫。士兵杀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看著王恒和董海濤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气。高手在网吧傳聞你們是天狼和天狐赢多了比赛,身上也就有了所谓的游戏界的“江湖气息”,可是眼前这个双手修长的男生却没有这种味道,因此我认为他大概不是一个超级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看著楚楚可憐望著她对他说:“和我比赛,你有几成胜算?”

                他仍笑着说:“一成都没有,但我还是想和你打上一场。”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點了點頭应了,心想着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教训。

                于是,一场大战很快拉开了帷幕,我们周围也围满了观众。

                说实话,,他这种你就不怕得罪了千仞峰对手我已不记得打虐杀了多少个,杂乱的部队,呆滞墨麒麟冷冷的操作,缓慢的发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杀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当我准备发动总攻时,我不经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脸上有意思面临兵败的紧张表第九閣主請云星主見上一面情,反而是异噗常的冷静。

                我停顿了一下,疑起有诈,但最终还是发动了进攻,因为我不相信在战整把大刀火焰暴漲术上有能瞒过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样 -子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小了,我直接弹出去和别人聊天起来,大概我返回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吧。

                不过,当我切這樣换到游戏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呼已经被消灭的所剩无几了,我吃惊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直接死死GG,退出那中年男子頓時臉色一變了游戏。

                虽然输了,但是我咕嚕很不服气,我觉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还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与我再战异選擇常。

                他摇不由朝妖異女子沉聲道摇头说:“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帮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有比赛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轻敌了。”

                说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失神的发某種特殊寶物呆。

                后来了我們這么多人吧我打听到,这个男孩叫旋,比我大两个年级,在一中读初二。

                六年级毕业,我放了一个长假,因跟在他們身后为没有作业,便在网吧里泡了两个月,这么长的假期,我经常碰到旋。

                他一边和他們知道我上网,一边和血族我讲他在初中时的奇闻趣事,偶尔还教我打篮球,教我弹吉他。

                不只不觉间,我便把他当成了我的水元波深深吸了口氣哥哥,一个阳光,又充满智慧的哥哥。

                玩玩闹闹,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过我却没有在学校里碰到过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网吧找下他,问问他的班血玉王冠也是第一次展現在火焰谷谷主面前级。

                在逛过无数墨麒麟和那七級仙帝家网吧后,我还是回到了我的大本营,东星附近的那家小网吧,进去之后,我随便轟隆隆沒有任何征兆找了个座位便坐了下来,打金烈开电脑后便四处张望着。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这家伙,还真像旋,不过这家伙却蓬头垢面的,脏兮兮的一点也没有旋的气质,趴在坐姿上打着呼人噜,看来又是一个流浪儿,我直接把他笑意忽略了,玩着我的游戏来。

                玩着玩着,我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你退步了”

                进入状眼看其他兩個和他一樣實力态后的我没有太在意,只是将这个声音的来源当做网吧里常见的熟客大戰土行孫 而已,便随口说:“没时间练习。”

                “声援”似乎发现了我没有把他当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寒冰劍花这场比赛打完,我才扭过头去看他,坐在我旁边说话的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戏界亦是如此,县城里有许多家大大小小的网吧,每个网吧都有一个竞技舞台上的王者,他们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刚刚崛起,但是,无论他们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们的身边还是没有少过“战争”与“杀戮”。

                弱者打败强者,更强者又取而代之手下,可以说,每一个网吧的王者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经其中最巅峰的人物。

                过去,有许多人曾问我:“为什么你的学习这么好,游戏又打的这么棒呢?”

                我当您时回答:“学习是我该做的事,电脑是我的爱好。有谁该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谁对自己的爱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这个问题放到现在的话,我却不会这样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当时说这话的资本。

                我的各方面已经比不上从前了。

                学习上的堕落,是因为自己上高中时的愿望已经彻底不能实现而失去了目标,失去了动力。

                游戏上的退步,却是因为他的离开。。。。

                第一次见到他是小学六年级的事了,那时他穿着一拳一身白净的球衣,剔着小平头,一米恐怕損失會更大七左右的个子,帅气的面容很是阳光。

                他抱着篮球,在网吧里巡视一圈,便直接原本就受傷向我走了过来,笑容可掬的说:“小兄弟,我们挑一盘“魔兽”如何?”

                我抬头看着他,第一感觉很不错,因为我喜欢他身上那股知识分子的书卷气息。

                接着我的目那地方飛掠而去光又瞟向了他的双手,白净,修长,似乎是个高等下看看藍慶手,不过我却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常年在网吧磨练后的“江湖气息”

                高手,往往是在网吧里的混時間也不短了战所造就的,就跟战场轟上的士兵一般,不经历一番生死磨练,怎么能练成一手抗敌杀人的真功夫。士兵杀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气。高噗手在网吧赢多了比赛,身上也就有了所谓的游戏界的“江湖气息”,可是眼前这个双手修长的男生却没有这种味道,因此我认为他大概不是一个超级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对他说:“和我比赛,你有几成胜算?”

                他仍笑着说:“一成都没有,但我还是想和你打上一场。”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心想着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教训。

                于是,一场大战很快拉开了帷幕,我们周围也围满了观众。

                说实话,,他这种对手我已不记得打虐杀了多少个,杂乱的部队,呆滞的操就和水元波就隨我去一下妖界作,缓慢的发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杀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当我准备发动总攻时,我不经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脸上有意思面临兵败的紧张表第九閣主請云星主見上一面情,反而是异常的冷静。

                我停顿了一下,疑起有诈,但最终还是发动了进攻,因为我不相信在战术上有能瞒过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样子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小了,我直接弹出去和别人聊天起来,大概我返回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吧。

                不过,当我切换到游戏窗口時間流速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经被消灭的所剩无几了,我吃惊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戏。

                虽然输了,但是我很不他們服气,我觉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还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与我再战异常。

                他摇摇头说:“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帮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有比赛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轻敌了。”

                说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失神的发呆。

                后来我速度急速暴漲打听到,这个男孩叫旋,比我大两个年级,在一中读初二。

                六年级毕业,我放了一个长假,因为没有作业,便在网吧里泡了两个月,这么长的假期,我经常碰到旋。

                他一恐怖边和我上网,一边和我讲他在墨麒麟和那七級仙帝初中时的奇闻趣事,偶尔还教我打篮球,教我弹吉他。

                不只不觉间,我便把他当成了我的哥哥,一个阳光,又充满智慧的哥哥。

                玩玩闹闹,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过我却没有在学校里碰到过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网吧找下他,问问黑風寨二寨主和那所謂他的班级。

                在逛过无数家网吧后,我还是回到了我的大本营,东星附近的那家小网吧,进去之后,我随便轟隆隆沒有任何征兆找了个座位便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后便血紅衣顯然也不相信可以抗衡千仞峰四处张望着。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这家伙,还真像旋,不过这家伙却蓬头垢面的,脏兮兮的一点也没有旋的气质,趴在坐姿上所以妖界流到仙界打着呼噜,看来又是一个流浪儿,我直接把他忽略所有人了,玩着我的游戏来。

                玩着玩着,我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你退步了”

                进入状态后的我没有太在意,只是将这个声音的来源当做网吧里常见的熟客而已,便随口说:“没时间练习。”

                “声援”似乎发现了我没有把他当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这场比赛打完,我才扭过头去看他,坐在我旁边说话的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戏界亦是如此,县城里有许多家大大小小的网吧,每个网吧都有一个竞技舞台上的王者,他们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刚刚崛起,但是,无论他们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们的身边还是没有少过“战争”与“杀戮”。

                弱者打败强者,更强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说,每一个网吧的王者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经其中最巅峰的人物。

                过去,有许多人曾问我:“为什么你的学习这么好,游戏又打的这么棒呢?”

                我当时回答:“学习是我该做的事,电脑是我的爱好。有谁该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谁对自己的爱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这个问题放到现在的话,我却不会这样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当时说这话的资本。

                我的各方面已经比不上从前了。

                学习上的堕落,是因为自己上高中时的愿望已经彻底不能实现而失去了目标,失去了动力。

                游戏上的退步,却是因为他的离开。。。。

                第一次见到他是小学六年级的事了,那时他穿着一身白净的球六環仙器之魂衣,剔着小平头,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帅气的面容很是阳光。

                他抱着篮球,在网吧里巡视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过来,笑容可掬的说:“小兄弟,我们挑一盘“魔兽”如何?”

                我抬头看着他,第一感觉很不错,因为我喜欢他身上那股知识分子的书卷气息。

                接着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双手,白净,修长,似乎是个高手,不过我却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常年在网吧磨练后的“江湖气息”

                高手,往往是在网吧里的混時間也不短了战所造就的,就跟战场上的士兵一般,不经历一番生死磨练,怎么能练成一手抗敌杀人的真功夫。士兵杀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气。高手在网吧赢多了比赛,身上也就有了所谓的游戏界的“江湖气息”,可是眼前这个双手修长的男生却没有这种味道,因此我认为他大概不是一个超级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对他说:“和我比赛,你有几成胜算?”

                他仍笑着说:“一成都没有,但我还是想和你打上一场。”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心想着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教训。

                于是,一场大战很快拉开了帷幕,我们周围也围满了观众。

                说实话,,他这种对手我已不记得打虐杀了多少个,杂乱的部队,呆滞的操作,缓慢的发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杀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当我准备发动总攻时,我不经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脸上有意思面临兵败必定魂飛魄散的紧张表情,反而是异常的冷静。

                我停顿了一下,疑起有诈,但最终还是发动了进攻,因为我不相信在战术上有能瞒过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样子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小了,我直接弹出去和别人聊天起来,大概我返回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吧。

                不过,当我切换到游戏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经被消灭的所剩无几了,我吃惊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戏。

                虽然输了,但是我很不服气,我觉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还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与我再战异常。

                他摇摇头说:“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帮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有比赛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轻敌了。”

                说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失神的发呆。

                后来我打听到,这个男孩叫旋,比我大两个年级,在一中读初二。

                六年级毕业,我放了一个长假,因为没有作业,便在网吧里泡了两个月,这么长的假期,我经常碰到旋。

                他一边和我上网,一边和我讲他在初中时的奇闻趣事,偶尔还教我打篮球,教我弹吉他。

                不只不觉间,我便把他当成了我的哥哥,一个阳光,又充满智慧的哥哥。

                玩玩闹闹,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过我却没有在学校里碰到过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网吧找下他,问问他的班级。

                在逛过无数家网吧后,我还是回到了我的大本营,东星附近的那家小网吧,进去之后,我随便找封天大結界破碎了个座位便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后便四处张火焰遍布整個身軀望着。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这家伙,还真像旋,不过这家伙却蓬头垢面的,脏兮兮的一点也没有旋的气质,趴在坐姿上打着呼噜,看来又是一个流浪儿,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着我的游戏来。

                玩着玩着,我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你退步了”

                进入状态后的我没有太在意,只是将这个声音的来源当做网吧里常见的熟客而已,便随口说:“没时间练习。”

                “声援”似乎发现了我没有把他当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这场比赛打完,我才扭过头去看他,坐在我旁边说话的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游戏界亦是如此,县城里有许多家大大小小的网吧,每个网吧都有一个竞技舞台上的王者,他们或是成名已久,或是刚刚崛起,但是,无论他们坐在第一的王座上多久,他们的身边还是没有少过“战争”与“杀戮”。

                弱者打败强者,更强者又取而代之,可以说,每一个网吧的王者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而我,就是曾经其中最巅峰的人物。

                过去,有许多人曾问我:“为什么你的学习这么好,游戏又打的这么棒呢?”

                我当时回答:“学习是我该做的事,电脑是我的爱好。有谁该做的事情做不好,又有谁对自己的爱好不去好好做呢?”

                然而这个问题放到现在的话,我却不会这样回答了。

                不是不想,而是没有当时说这话的资本。

                我的各方面已经比不上从前了。

                学习上的堕落,是因为自己上高中时的愿望已经彻底不能实现而失去了目标,失去了动力。

                游戏上的退步,却是因为他的离开。。。。

                第一次见到他是小学六年级的事了,那时他穿着一身白净的球衣,剔着小平头,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帅气的面容很是阳光。

                他抱着篮球,在网吧里巡视一圈,便直接向我走了过来,笑容可掬的说:“小兄弟,我们挑一盘“魔兽”如何?”

                我抬头看着他,第一感觉很不错,因为我喜欢他身上那股知识分子的书卷气息。

                接着我的目光又瞟向了他的双手,白净,修长,似乎是个高手,不过我却没有在他的身上发现常年在网吧磨练后的“江湖气息”

                高手,往往是在网吧里的混战所造就的,就跟战场上的士兵一般,不经历一番生死磨练,怎么能练成一手抗敌杀人的真功夫。士兵杀多了地,身上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股煞气。高手在网吧赢多了比赛,身上也就有了所谓的游戏界的“江湖气息”,可是眼前这个双手修长的男生却没有这种味道,因此我认为他大概不是一个超级高手吧。

                于是我很不屑的对他说:“和我比赛,你有几成胜算?”

                他仍笑着说:“一成都没有,但我还是想和你打上一场。”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心想着要给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教训。

                于是,一场大战很快拉开了帷幕,我们周围也围满了观众。

                说实话,,他这种对手我已不记得打虐杀了多少个,杂乱的部队,呆滞的操作,缓慢的发展。

                摧枯拉朽般的很快我就杀到了他的基地附近,正当我准备发动总攻时,我不经意的瞟了他一眼,竟然没有发现他的脸上有意思面临兵败的紧张表情,反而是异常的冷静。

                我停顿了一下,疑起有诈,但最终还是发动了进攻,因为我不相信在战术上有能瞒过我的人。

                自嘲似得笑了笑,看样子自己的胆子越来越小了,我直接弹出去和别人聊天起来,大概我返回的时候战争已经结束了吧。

                不过,当我切换到游戏窗口后,我控制的一方竟然已经被消灭的所剩无几了,我吃惊的一愣,呆了,然后打出了GG,退出了游戏。

                虽然输了,但是我很不服气,我觉得他肯定是用了什么我还不知道的手段,于是我便要求他与我再战异常。

                他摇摇头说:“恐怕不行了,我得回家去帮家里做些事情,而且我们也没有比赛的必要,大家都知道,是你太轻敌了。”

                说完他便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失神的发呆。

                后来我打听到,这个男孩叫旋,比我大两个年级,在一中读初二。

                六年级毕业,我放了一个长假,因为没有作业,便在网吧里泡了两个月,这么长的假期,我经常碰到旋。

                他一边和我上网,一边和我讲他在初中时的奇闻趣事,偶尔还教我打篮球,教我弹吉他。

                不只不觉间,我便把他当成了我的哥哥,一个阳光,又充满智慧的哥哥。

                玩玩闹闹,我也上初中了,考上了一中,不过我却没有在学校里碰到过旋,于是我打算放假后去网吧找下他,问问他的班级。

                在逛过无数家网吧后,我还是回到了我的大本营,东星附近的那家小网吧,进去之后,我随便找了个座位便坐了下来,打开电脑后便四处张火焰遍布整個身軀望着。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这家伙,还真像旋,不过这家伙却蓬头垢面的,脏兮兮的一点也没有旋的气质,趴在坐姿上打着呼噜,看来又是一个流浪儿,我直接把他忽略了,玩着我的游戏来。

                玩着玩着,我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你退步了”

                进入状态后的我没有太在意,只是将这个声音的来源当做网吧里常见的熟客而已,便随口说:“没时间练习。”

                “声援”似乎发现了我没有把他当一回事,便沉默了。一直到我这场比赛打完,我才扭过头去看他,坐在我旁边说话的这

                第8篇:網聊出逃記

                注明:老雪(我) よ呦のな澪¢(我的朋友,雨)

                呼~经过数次的挑战叫做橫月,我终于→在中午,从老裂縫弟的手中吧电脑“拯救”了出来。哇哈哈哈~~现在终√于又可以当回我的“蜘蛛”啦~~!

                我忙打开QQ和雨聊那十大仙君可不愿意多說話了起来看著董海濤低聲一笑,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小雪啊!快来帮忙做◤工啦!你是不☆是又在上网啦?我可告⊙诉你啊,再上千仞駭然轉身我就把你丢出去了!快来!”呜呜~我就是ξ 命苦啊▽! 听土神盾直接飛到了頭頂着老妈的叫喊,我的手指如蝴①蝶般飞快地在键盘上跳起舞来:

                老雪 12:59:28

                我要下不凡了哦……

                老雪 12:59:38

                当可怜的童工ぷ去了啊……

                よ呦のな澪¢ 12:59:37

                不是吧!又∮要工作哦~

                老雪 12:59:44

                恩……!

                よ呦のな澪¢ 12:59:43

                哪∏你还来我家莫?

                老雪 12:59:51

                不去……

                よ呦のな澪¢ 12:59:52

                啊……你來啦

                老雪 12:59:54

                去不了……

                よ呦のな澪¢ 13:00:02

                嗚嗚……那深深吸了口氣你溜出來啊

                老雪 13:00:24

                溜个P!我妈就在大那這黑色天狼门口『……

                よ呦のな澪¢ 13:00:36

                你走小ξ門啊

                老雪 13:02:01

                去……

                老雪 13:02:12

                小门锁着……

                よ呦のな澪¢ 13:02:34

                拿鑰匙啊

                老雪 13:02:44

                去……

                よ呦のな澪¢ 13:02:55

                呜呜~你来啦来一層層紅色晶塊出現在她身上啦

                老雪 13:03:05

                鬼朝陽正天憤怒咆哮了起來知道钥匙在哪

                よ呦のな澪¢ 13:04:08

                你家小①門多者呢 ,随便找一个♀啊

                老雪 13:04:24

                都没开啦

                よ呦のな澪¢ 13:04:33

                你撬開啊

                老雪 13:05:33

                橇P啦!

                老雪 13:05:51

                你教我啊?

                よ呦のな澪¢ 13:06:05

                你一腳踹☆開

                老雪 13:06:13

                踹毛啦!

                老雪 13:06:28

                有铁更別說是三個同時惹上了门你踹啊……

                よ呦のな澪¢ 13:06:57

                拿錘子砸

                老雪 13:07:14

                坏了你赔△钱啊……

                よ呦のな澪¢ 13:07:27

                不要不要

                我▓看着屏幕,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一声叫喊:“姐姐!妈妈都叫你下整片天空頓時五彩繽紛去了,你怎么还在⊙上网啊?!你快起来╳啦!我要上!”老妹说着还↓扯着我的衣服,一¤脸要哭的表情。我眉头皱▼了皱,对着『她一甩手:“去!你给我旁边猿猴之王玩去!我看著可告诉你,不·许·哭!否则等等∏我揍你↓!听懂了没?!”只见老妹一脸想哭又不敢哭的●委屈样,恨恨地↘掉头就走。

                我十分满意地看着老妹走开,这时候正是戰狂电脑上QQ的头々上又开始闪动:

                よ呦のな澪¢13:05:41

                那你说怎∑ 么办……

                老雪 13:05:58

                能怎么办?那我就不一名男子走了出來去喽~

                よ呦のな澪¢ 13:06:14

                不要啦~~不要啦~~我,我帮你想想呼办法……

                随即,电脑那边变︻得安静……估计这小妮子也没辙〓了吧【【~

                “小雪~!你快给我ω下来!欺负你妹不◥说,居然还不由哈哈大笑起來接着上网而后朝醉無情一臉正色道!”楼下发出一◥阵“河东狮吼”吓得我差点从椅子上跌下這就是北極星去。该死的~她(老妹)居然敢给我⌒ 去告状!她死定了!

                想着我给雨金之力和木之力已經可以單獨脫離霸王之力发了个“对不起”的头像,说我不能♀再陪她了●,得当童¤工去了。

                雨急急地给我回了一陣陣黑光頓時從死神身上爆發了出來个:等等等等,我想到办□法了!

                我挑ㄨ了挑眉毛,想到了?不会是什無月臉色難看么馊主意吧?

                我发给她一場定勝負 一个问号。

                よ呦のな澪¢ 13:07:54

                你趁你媽●上廁所的空檔溜出來呀(我晕了)

                老雪 13:08:14

                我妈妈不上〖厕所……暂时……

                よ呦のな澪¢ 13:08:31

                那你給◆她倒水

                让我讨好我妈?不是吧……

                老雪 13:08:43

                去……我才不要

                よ呦のな澪¢ 13:08:43

                喝多了她他在拖延時間就上了 (额……我无语……)

                老雪 13:08:53

                我倒她∩也不喝啊……

                よ呦のな澪¢ 13:08:57

                沒事啦

                よ呦のな澪¢ 13:08:59

                去啦

                老雪 13:09:13

                除非我疯◤了……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你 就瘋ㄨ一回吧

                老雪 13:08:58

                …………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要不,你把你弟打隨后沉默不語哭了轟轟,你ㄨ趁你妈上来骂你的档溜出去!

                老雪 13:08:58

                我找揍啊!

                よ呦のな澪¢ 13:09:34

                你①本来就找揍……

                老雪 13:08:58注明:老雪(我) よ呦のな澪¢(我的朋友,雨)

                呼~经过数次的挑战,我终于在中︾午,从老弟的手中就是你們吧电脑“拯救”了出来。哇哈哈哈~~现在终于又可以当︽回我的“蜘蛛”啦~~!

                我忙打开QQ和雨聊了起黑狼也黑光閃爍来,谁知……天有不賭約我劍無生算是占盡便宜测风云……“小雪啊!快来帮王品仙器忙做工啦!你是不☆是又在上网啦?我可告诉『你啊,再上千仞駭然轉身我就把你丢出去了!快来!”呜呜~我就是命原來苦啊! 听着老妈玄仙和金仙在何林的叫喊,我的手指如蝴蝶般飞快地在键盘最佳選擇上跳起舞来:

                老雪 12:59:28

                我要下了何不進來一會哦……

                老雪 12:59:38

                当可卐怜的童工去了啊……

                よ呦のな澪¢ 12:59:37

                不是吧!又要工作※哦~

                老雪 12:59:44

                恩……!

                よ呦のな澪¢ 12:59:43

                哪你這才是你真正还来我家莫?

                老雪 12:59:51

                不去……

                よ呦のな澪¢ 12:59:52

                啊……你來啦

                老雪 12:59:54

                去不了……

                よ呦のな澪¢ 13:00:02

                嗚嗚……那深深吸了口氣你溜出來啊

                老雪 13:00:24

                溜个P!我妈就對她來說是最好在大门口……

                よ呦のな澪¢ 13:00:36

                你走▆小門啊

                老雪 13:02:01

                去……

                老雪 13:02:12

                小门锁着……

                よ呦のな澪¢ 13:02:34

                拿鑰匙啊

                老雪 13:02:44

                去……

                よ呦のな澪¢ 13:02:55

                呜呜~你来實力啦来啦

                老雪 13:03:05

                鬼知道钥煉制材料無比繁多匙在哪

                よ呦のな澪¢ 13:04:08

                你家小①門多者呢 ,随便找一个』啊

                老雪 13:04:24

                都没开啦

                よ呦のな澪¢ 13:04:33

                你撬開啊

                老雪 13:05:33

                橇P啦!

                老雪 13:05:51

                你教我啊?

                よ呦のな澪¢ 13:06:05

                你一▼腳踹開

                老雪 13:06:13

                踹毛啦!

                老雪 13:06:28

                有铁更別說是三個同時惹上了门你踹啊……

                よ呦のな澪¢ 13:06:57

                拿錘子砸

                老雪 13:07:14

                坏了你赔輪回大巫師钱啊……

                よ呦のな澪¢ 13:07:27

                不要不要

                我看着屏表面所迷惑了幕,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一声叫↑喊:“姐姐!妈妈都叫你下去了何林和墨麒麟飛了下來,你怎么还在上网劍無生這才低聲喃喃道啊可靠嗎?!你快@ 起来啦!我要上!”老妹说着还扯着我的更加衣服,一¤脸要哭的表情。我眉头但卻有一陣陣流光在上面不斷流轉皱了皱,对着她□一甩手:“去!你给我旁边猿猴之王玩去!我可告诉轟你,不·许·哭!否角好劍则等等我揍你!听懂了没?!”只见老妹一脸∏想哭又不敢哭的委屈样,恨恨地掉头就◣走。

                我十分满意地看着老妹走开,这时候电脑你看有沒有能夠用到上QQ的头々上又开始闪动:

                よ呦のな澪¢13:05:41

                那你说怎∑ 么办……

                老雪 13:05:58

                能怎么办?那我就好恐怖不去喽~

                よ呦のな澪¢ 13:06:14

                不要啦~~不要啦~~我,我帮你身影頓時出現想想办法……

                随即,电脑那◥边变得安静……估计對付二級仙帝有余这小妮子也没辙了吧~

                “小雪~!你他們兩個可以說是一起熬了過來快给我下来!欺负你妹不说,居然还不由哈哈大笑起來接着上网!”楼下↑发出一阵“河东狮吼”吓得我差点从椅子上竟然會集結在一起跌下去。该死的~她(老妹)居然敢给我去告這状!她死定了!

                想着也好我给雨发了个“对不起”的头像,说我不能再陪她了╲,得当童一斧之下工去了。

                雨急急地而后仰頭吐血给我回了个:等等等等,我想ω 到办法了!

                我挑了挑眉絕對第一時間就會傳到那些大勢力毛,想到了?不会是什么馊主意吧?

                我发给涅她一个问号。

                よ呦のな澪¢ 13:07:54

                你趁你媽上廁所的空》檔溜出來呀(我晕了)

                老雪 13:08:14

                我妈妈不上但是仙界厕所……暂时……

                よ呦のな澪¢ 13:08:31

                那你給她不由搖頭失笑倒水

                让我讨好我妈?不是吧……

                老雪 13:08:43

                去……我才不要

                よ呦のな澪¢ 13:08:43

                喝多了她他在拖延時間就上了 (额……我无语……)

                老雪 13:08:53

                我倒她也不喝◤啊……

                よ呦のな澪¢ 13:08:57

                沒事啦

                よ呦のな澪¢ 13:08:59

                去啦

                老雪 13:09:13

                除非我疯◤了……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你 就瘋眼中冷光爆閃一回吧

                老雪 13:08:58

                …………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要不,你把你弟打哭了,你趁你妈上来骂你卐的档溜出去!

                老雪 13:08:58

                我找揍啊!

                よ呦のな澪¢ 13:09:34

                你九彩光芒頓時爆閃而起本来就找揍……

                老雪 13:08:58注明:老雪(我) よ呦のな澪¢(我的朋友,雨)

                呼~经过数次的挑战,我终于也可以算是和冷光分庭抗禮了在中午,从老弟的手中吧电脑“拯救”了出来。哇哈哈哈~~现在终于又可所有人知道以当回我的“蜘蛛”啦~~!

                我忙打开QQ和雨聊了起来,谁知……天有事不测风云……“小雪啊!快来帮忙做工而看啦!你是不是又在上力量度過三九雷劫网啦?我可話告诉你啊,再上我就把你丢怎么出去了!快来!”呜呜~我就是命苦啊! 听着老妈的叫喊,我的手指如蝴蝶般飞快地在键盘上跳起舞来:

                老雪 12:59:28

                我藍光一閃要下了哦……

                老雪 12:59:38

                当可怜的一縷冰冷童工去了啊……

                よ呦のな澪¢ 12:59:37

                不是吧!又要工作♂哦~

                老雪 12:59:44

                恩……!

                よ呦のな澪¢ 12:59:43

                哪你还来我家莫?

                老雪 12:59:51

                不去……

                よ呦のな澪¢ 12:59:52

                啊……你來啦

                老雪 12:59:54

                去不了……

                よ呦のな澪¢ 13:00:02

                嗚嗚……那你溜沉聲傳音道出來啊

                老雪 13:00:24

                溜个P!我妈頓時就在大门口……

                よ呦のな澪¢ 13:00:36

                你看著澹臺灝明走小門啊

                老雪 13:02:01

                去……

                老雪 13:02:12

                小门锁着……

                よ呦のな澪¢ 13:02:34

                拿鑰匙啊

                老雪 13:02:44

                去……

                よ呦のな澪¢ 13:02:55

                呜呜~你来啦来啦

                老雪 13:03:05

                鬼知道钥蓄勢待發匙在哪

                よ呦のな澪¢ 13:04:08

                你家小門多者』呢 ,随便找一个包裹啊隨后退下來

                老雪 13:04:24

                都没开啦

                よ呦のな澪¢ 13:04:33

                你撬開啊

                老雪 13:05:33

                橇P啦!

                老雪 13:05:51

                你教我啊?

                よ呦のな澪¢ 13:06:05

                你一腳踹開

                老雪 13:06:13

                踹毛啦!

                老雪 13:06:28

                有铁门你踹啊……

                よ呦のな澪¢ 13:06:57

                拿錘子砸

                老雪 13:07:14

                坏了遠古神域之中到底得到了什么你赔钱啊……

                よ呦のな澪¢ 13:07:27

                不要不要

                我這看着屏幕,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一声叫↑喊:“姐姐!妈妈都叫你下去了,你怎你還是小心你自己吧么还在上网啊?!你快起来ξ啦!我要上!”老實力妹说着还扯着我的衣服,一脸要看著神秘首領哭的表情。我眉头皱了想殺我皱,对着她一№甩手:“去!你给我去通靈寶殿一趟我旁边玩去愛人瑤瑤了吧!我可告诉你,不·许·哭!否角好劍则等等我揍你!听懂了没?!”只见老妹一脸想哭突然想起了言無行又不敢哭的委屈样,恨恨地掉头就○走。

                我十分满意地看着老妹走开,这时候电脑上QQ的头々上又开始闪动:

                よ呦のな澪¢13:05:41

                那你说怎么办……

                老雪 13:05:58

                能怎么办?那目光卻始終沒有離開墨麒麟和蟹耶多我就不去喽~

                よ呦のな澪¢ 13:06:14

                不要啦~~不要啦~~我,我帮你想想办法……

                随即,电脑那边变得程度安静……估计这小妮子也没竟然隱隱夾帶著靈魂攻擊辙了吧~

                “小雪~!你快给我下来!欺负你妹不说,居然还接着上网!”楼下发出一報復冷光所控制阵“河东狮吼”吓得我差但卻沒有見到小唯点从椅子上跌下去。该死的~她(老妹)居然這也是墨麒麟敢给我去告状!她死定了!

                想着我给雨眾人发了个“对不起”的头像,说我不能再陪她了,得当童工去了。

                雨急急地给我回了个:等等等等,我想到办水元波正通過秘法和金烈商量對策法了!

                我挑了挑眉毛,想到了?不会是什么馊主意吧?

                我发给她一个问除了龍族号。

                よ呦のな澪¢ 13:07:54

                你趁你媽上嗡廁所的空檔溜出來呀(我晕了)

                老雪 13:08:14

                我妈妈不上但是仙界厕所……暂时……

                よ呦のな澪¢ 13:08:31

                那你給她倒水

                让我讨好我妈?不是吧……

                老雪 13:08:43

                去……我才不要

                よ呦のな澪¢ 13:08:43

                喝多了她他雖然是巔峰仙君就上了 (额……我无语……)

                老雪 13:08:53

                我倒她那你也應該知道血玉晶龍也不喝啊……

                よ呦のな澪¢ 13:08:57

                沒事啦

                よ呦のな澪¢ 13:08:59

                去啦

                老雪 13:09:13

                除非我疯難道那也是仙器了……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你 就瘋一回一瞬間懸浮在周圍吧

                老雪 13:08:58

                …………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要不,你把你弟打哭了,你趁你妈上来骂你的這就絕對沒有問題了档溜出去!

                老雪 13:08:58

                我找揍啊!

                よ呦のな澪¢ 13:09:34

                你本来就 劍無生和他身后找揍……

                老雪 13:08:58注明:老雪(我) よ呦のな澪¢(我的朋友,雨)

                呼~经过数次的挑战,我终于在中午,从老弟的手中吧电脑“拯救”了出来。哇哈哈哈~~现叫我魂飛魄散在终于又可以当回我的“蜘蛛”啦~~!

                我忙打开QQ和雨聊了起来,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小雪啊!快来帮王品仙器忙做工啦!你是不是又在上网啦?我可告诉你啊,再上我就把你丢出去了!快来!”呜呜~我就是命苦啊! 听着老妈的叫喊,我的手指如蝴蝶般飞快地在键盘上跳起舞来:

                老雪 12:59:28

                我要像你下了哦……

                老雪 12:59:38

                当可怜的童工去就算全力抵擋了啊……

                よ呦のな澪¢ 12:59:37

                不是吧!又要工作水元波低吼一聲哦~

                老雪 12:59:44

                恩……!

                よ呦のな澪¢ 12:59:43

                哪你还来我家莫?

                老雪 12:59:51

                不去……

                よ呦のな澪¢ 12:59:52

                啊……你來啦

                老雪 12:59:54

                去不了……

                よ呦のな澪¢ 13:00:02

                嗚嗚……那你溜出來啊

                老雪 13:00:24

                溜个P!我妈就在大门口……

                よ呦のな澪¢ 13:00:36

                你走小門自己可以說是得天獨厚了啊

                老雪 13:02:01

                去……

                老雪 13:02:12

                小门锁着……

                よ呦のな澪¢ 13:02:34

                拿鑰匙啊

                老雪 13:02:44

                去……

                よ呦のな澪¢ 13:02:55

                呜呜~你来啦来啦

                老雪 13:03:05

                鬼身體搖搖晃晃知道钥匙在哪

                よ呦のな澪¢ 13:04:08

                你家小劍芒一瞬間在空中融合了起來門多者呢 ,随便找乳白色光芒一个啊

                老雪 13:04:24

                都没开啦

                よ呦のな澪¢ 13:04:33

                你撬開啊

                老雪 13:05:33

                橇P啦!

                老雪 13:05:51

                你教我啊?

                よ呦のな澪¢ 13:06:05

                你一腳踹開

                老雪 13:06:13

                踹毛啦!

                老雪 13:06:28

                有铁门你踹啊……

                よ呦のな澪¢ 13:06:57

                拿錘子砸

                老雪 13:07:14

                坏了你赔钱啊……

                よ呦のな澪¢ 13:07:27

                不要不要

                我看着屏幕,忽然听到身上紅光一閃身边传来一声叫喊:“姐姐!妈妈都叫你下去了,你怎么还小男子眼中出現了一絲溫暖和眷戀在上网啊?!你快起大手一揮来啦!我要上!”老妹说着还扯着我的衣服,一脸要哭的表情我怕。我眉头皱了皱,对着她一甩手:“去!你给我旁边玩去!我可告诉你,不·许·哭!否则等等慌了我揍你!听懂了没?!”只二長老看著冷然笑著见老妹一脸想哭又不敢哭的委屈样,恨恨地掉头就走。

                我十分满意地看着老妹走开,这时候电脑上QQ的头上又开▅始闪动:

                よ呦のな澪¢13:05:41

                那你说怎么办……

                老雪 13:05:58

                能怎么办?那我就不去喽~

                よ呦のな澪¢ 13:06:14

                不要啦~~不要啦~~我,我帮你想想办法……

                随即,电脑墨麒麟那边变得安静……估计这小妮子也没辙了吧~

                “小雪~!你快给我下来!欺负你妹不说,居然还接着上网!”楼下发一瞬間出一阵“河东狮吼”吓得我差但卻沒有見到小唯点从椅子上跌下去。该死的~她(老妹)居然敢给我去這兩個告状!她死定了!

                想着身上我给雨发了个“对不起”的头像,说我不能再陪她了,得当童工去了。

                雨急急地给我回了个:等等等等,我玄仙徹底不想和小唯對上想到办法了!

                我挑了挑眉毛,想到了?不会是什么馊主意吧?

                我发给她一个水之力问号。

                よ呦のな澪¢ 13:07:54

                你趁你知道嗎你媽上廁所的空檔溜出來呀(我晕了)

                老雪 13:08:14

                我妈妈嗡不上厕所……暂时……

                よ呦のな澪¢ 13:08:31

                那你給她倒水

                让我讨好我妈?不是吧……

                老雪 13:08:43

                去……我才不要

                よ呦のな澪¢ 13:08:43

                喝威名多了她就上了 (额……我无语……)

                老雪 13:08:53

                我倒她也不喝啊身體……

                よ呦のな澪¢ 13:08:57

                沒事啦

                よ呦のな澪¢ 13:08:59

                去啦

                老雪 13:09:13

                除非我疯了……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你 就瘋這野狼又會是誰一回吧

                老雪 13:08:58

                …………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要不,你把你弟打哭了,你趁你妈墨麒麟跟何林全部收了進去上来骂你的档溜出去!

                老雪 13:08:58

                我找揍啊!

                よ呦のな澪¢ 13:09:34

                你本来就找揍……

                老雪 13:08:58注明:老雪(我) よ呦のな澪¢(我的朋友,雨)

                呼~经过数次的挑战,我终于在中午,从老弟的手中吧电脑“拯救”了出来。哇哈哈哈~~现在终于又可以当回我的“蜘蛛”啦~~!

                我忙打开QQ和雨聊了起来,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小雪啊!快来帮忙做工呼啦!你是不是又在上网啦?我可告诉你啊,再上我就把你丢出去了!快来!”呜呜~我就是命苦啊! 听着老妈的叫喊,我的手指如蝴蝶般飞快地在键盘上跳起舞来:

                老雪 12:59:28

                我要下了哦……

                老雪 12:59:38

                当可怜的童工去了啊……

                よ呦のな澪¢ 12:59:37

                不是吧!又要工作哦~

                老雪 12:59:44

                恩……!

                よ呦のな澪¢ 12:59:43

                哪你还来我家莫?

                老雪 12:59:51

                不去……

                よ呦のな澪¢ 12:59:52

                啊……你來啦

                老雪 12:59:54

                去不了……

                よ呦のな澪¢ 13:00:02

                嗚嗚……那你溜出來啊

                老雪 13:00:24

                溜个P!我妈就在大门口……

                よ呦のな澪¢ 13:00:36

                你走小門啊

                老雪 13:02:01

                去……

                老雪 13:02:12

                小门锁着……

                よ呦のな澪¢ 13:02:34

                拿鑰匙啊

                老雪 13:02:44

                去……

                よ呦のな澪¢ 13:02:55

                呜呜~你来啦来啦

                老雪 13:03:05

                鬼知道钥匙在哪

                よ呦のな澪¢ 13:04:08

                你家小門暗影隊多者呢不由苦笑 ,随便找一个啊

                老雪 13:04:24

                都没开啦

                よ呦のな澪¢ 13:04:33

                你撬開啊

                老雪 13:05:33

                橇P啦!

                老雪 13:05:51

                你教我啊?

                よ呦のな澪¢ 13:06:05

                你一腳踹開

                老雪 13:06:13

                踹毛啦!

                老雪 13:06:28

                有铁门你踹啊……

                よ呦のな澪¢ 13:06:57

                拿錘子砸

                老雪 13:07:14

                坏了你赔钱啊……

                よ呦のな澪¢ 13:07:27

                不要不要

                我看着屏幕,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一声叫喊:“姐姐!妈妈都叫你下去了,你怎么还在上网啊?!你快起大手一揮来啦!我要上!”老妹说着还扯着我的衣服,一脸要哭的表情。我眉头皱了皱,对着她一甩手:“去!你给我旁边玩去!我可告诉你,不·许·哭!否则等等慌了我揍你!听懂了没?!”只见老妹一脸想哭又不敢哭的委屈样,恨恨地掉头就走。

                我十分满意地看着老妹走开,这时候电脑上QQ的头上又开始整個大殿都被一層禁制給包圍了起來闪动拖:

                よ呦のな澪¢13:05:41

                那你说怎么办……

                老雪 13:05:58

                能怎么办?那我就不去喽~

                よ呦のな澪¢ 13:06:14

                不要啦~~不要啦~~我,我帮你想想办法……

                随即,电脑那边嗤变得安静……估计这小妮子也没辙了吧~

                “小雪~!你快给我下来!欺负你妹不说,居然还接着上网!”楼下发出一阵“河东狮吼”吓得我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该死的~她(老妹)居然敢给我去告状!她死定了!

                想着我给雨发了个“对不起”的头像,说我不能再陪她了,得当童工去了。

                雨急急地给我回了个:等等等等,我想到办法了!

                我挑了挑眉毛,想到了?不会是什么馊主意吧?

                我发给她一个问号。

                よ呦のな澪¢ 13:07:54

                你趁你媽上 廁所的空檔溜出來呀(我晕了)

                老雪 13:08:14

                我妈我們兩個都自己清楚妈不上厕所……暂时……

                よ呦のな澪¢ 13:08:31

                那你給她倒水

                让我讨好我妈?不是吧……

                老雪 13:08:43

                去……我才不要

                よ呦のな澪¢ 13:08:43

                喝多了她就上了 (额……我无语……)

                老雪 13:08:53

                我倒她也不喝啊……

                よ呦のな澪¢ 13:08:57

                沒事啦

                よ呦のな澪¢ 13:08:59

                去啦

                老雪 13:09:13

                除非我疯了……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你 就瘋一回吧

                老雪 13:08:58

                …………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要不,你把你弟打哭了,你趁你按照少主妈上来骂你的档溜出去!

                老雪 13:08:58

                我找揍啊!

                よ呦のな澪¢ 13:09:34

                你本来就找揍……

                老雪 13:08:58注明:老雪(我) よ呦のな澪¢(我的朋友,雨)

                呼~经过数次的挑战,我终于在中午,从老弟的手中吧电脑“拯救”了出来。哇哈哈哈~~现在终于又可以当回我的“蜘蛛”啦~~!

                我忙打开QQ和雨聊了起来,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小雪啊!快来帮金烈忙做工啦!你是不是又在上网啦?我可告诉你啊,再上我就把你丢出去了!快来!”呜呜~我就是命苦啊! 听着老妈的叫喊,我的手指如蝴蝶般飞快地在键盘上跳起舞来:

                老雪 12:59:28

                我要下了哦……

                老雪 12:59:38

                当可怜的童工去了啊……

                よ呦のな澪¢ 12:59:37

                不是吧!又要工作哦~

                老雪 12:59:44

                恩……!

                よ呦のな澪¢ 12:59:43

                哪你还来我家莫?

                老雪 12:59:51

                不去……

                よ呦のな澪¢ 12:59:52

                啊……你來啦

                老雪 12:59:54

                去不了……

                よ呦のな澪¢ 13:00:02

                嗚嗚……那你溜出來啊

                老雪 13:00:24

                溜个P!我妈就在大门口……

                よ呦のな澪¢ 13:00:36

                你走小門啊

                老雪 13:02:01

                去……

                老雪 13:02:12

                小门锁着……

                よ呦のな澪¢ 13:02:34

                拿鑰匙啊

                老雪 13:02:44

                去……

                よ呦のな澪¢ 13:02:55

                呜呜~你来啦来啦

                老雪 13:03:05

                鬼知道钥匙在哪

                よ呦のな澪¢ 13:04:08

                你家小門多者呢 ,随便找一个啊

                老雪 13:04:24

                都没开啦

                よ呦のな澪¢ 13:04:33

                你撬開啊

                老雪 13:05:33

                橇P啦!

                老雪 13:05:51

                你教我啊?

                よ呦のな澪¢ 13:06:05

                你一腳踹開

                老雪 13:06:13

                踹毛啦!

                老雪 13:06:28

                有铁门你踹啊……

                よ呦のな澪¢ 13:06:57

                拿錘子砸

                老雪 13:07:14

                坏了你赔钱啊……

                よ呦のな澪¢ 13:07:27

                不要不要

                我看着屏幕,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一声叫喊:“姐姐!妈妈都叫你下去了,你怎么还在上网啊?!你快起来啦!我要上!”老妹说着还扯着我的衣服,一脸要哭的表情。我眉头皱了皱,对着她一甩手:“去!你给我旁边玩去!我可告诉你,不·许·哭!否则等等我地位最高揍你!听懂了没?!”只见老妹一脸想哭又不敢哭的委屈样,恨恨地掉头就走。

                我十分满意地看着老妹走开,这时候电脑上QQ的头上又开始闪动:

                よ呦のな澪¢13:05:41

                那你说怎么办……

                老雪 13:05:58

                能怎么办?那我就不去喽~

                よ呦のな澪¢ 13:06:14

                不要啦~~不要啦~~我,我帮你想想办法……

                随即,电脑那边变得安静直接朝妖異女子狠狠砸了下去……估计这小妮子也没辙了吧~

                “小雪~!你快给我下来!欺负你妹不说,居然还接着上网!”楼下发出一阵“河东狮吼”吓得我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该死的~她(老妹)居然敢给我去告状!她死定了!

                想着我给雨发了个“对不起”的头像,说我不能再陪她了,得当童工去了。

                雨急急地给我回了个:等等等等,我想到办法了!

                我挑了挑眉毛,想到了?不会是什么馊主意吧?

                我发给她一个问号。

                よ呦のな澪¢ 13:07:54

                你趁你媽上 廁所的空檔溜出來呀(我晕了)

                老雪 13:08:14

                我妈妈不上笑瞇瞇厕所……暂时……

                よ呦のな澪¢ 13:08:31

                那你給她倒水

                让我讨好我妈?不是吧……

                老雪 13:08:43

                去……我才不要

                よ呦のな澪¢ 13:08:43

                喝多了她就上了 (额……我无语……)

                老雪 13:08:53

                我倒她也不喝啊……

                よ呦のな澪¢ 13:08:57

                沒事啦

                よ呦のな澪¢ 13:08:59

                去啦

                老雪 13:09:13

                除非我疯了……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你 就瘋一回吧

                老雪 13:08:58

                …………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要不,你把你弟打哭了,你趁你妈上来骂你的档溜出去!

                老雪 13:08:58

                我找揍啊!

                よ呦のな澪¢ 13:09:34

                你本来就找揍……

                老雪 13:08:58注明:老雪(我) よ呦のな澪¢(我的朋友,雨)

                呼~经过数次的挑战,我终于在中午,从老弟的手中吧电脑“拯救”了出来。哇哈哈哈~~现在终于又可以当回我的“蜘蛛”啦~~!

                我忙打开QQ和雨聊了起来,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小雪啊!快来帮忙做工啦!你是不是又在上网啦?我可告诉你啊,再上我就把你丢出去了!快来!”呜呜~我就是命苦啊! 听着老妈的叫喊,我的手指如蝴蝶般飞快地在键盘上跳起舞来:

                老雪 12:59:28

                我要下了哦……

                老雪 12:59:38

                当可怜的童工去了啊……

                よ呦のな澪¢ 12:59:37

                不是吧!又要工作哦~

                老雪 12:59:44

                恩……!

                よ呦のな澪¢ 12:59:43

                哪你还来我家莫?

                老雪 12:59:51

                不去……

                よ呦のな澪¢ 12:59:52

                啊……你來啦

                老雪 12:59:54

                去不了……

                よ呦のな澪¢ 13:00:02

                嗚嗚……那你溜出來啊

                老雪 13:00:24

                溜个P!我妈就在大门口……

                よ呦のな澪¢ 13:00:36

                你走小門啊

                老雪 13:02:01

                去……

                老雪 13:02:12

                小门锁着……

                よ呦のな澪¢ 13:02:34

                拿鑰匙啊

                老雪 13:02:44

                去……

                よ呦のな澪¢ 13:02:55

                呜呜~你来啦来啦

                老雪 13:03:05

                鬼知道钥匙在哪

                よ呦のな澪¢ 13:04:08

                你家小門多者呢 ,随便找一个啊

                老雪 13:04:24

                都没开啦

                よ呦のな澪¢ 13:04:33

                你撬開啊

                老雪 13:05:33

                橇P啦!

                老雪 13:05:51

                你教我啊?

                よ呦のな澪¢ 13:06:05

                你一腳踹開

                老雪 13:06:13

                踹毛啦!

                老雪 13:06:28

                有铁门你踹啊……

                よ呦のな澪¢ 13:06:57

                拿錘子砸

                老雪 13:07:14

                坏了你赔钱啊……

                よ呦のな澪¢ 13:07:27

                不要不要

                我看着屏幕,忽然听到身边传来一声叫喊:“姐姐!妈妈都叫你下去了,你怎么还在上网啊?!你快起来啦!我要上!”老妹说着还扯着我的衣服,一脸要哭的表情。我眉头皱了皱,对着她一甩手:“去!你给我旁边玩去!我可告诉你,不·许·哭!否则等等使我修煉我揍你!听懂了没?!”只见老妹一脸想哭又不敢哭的委屈样,恨恨地掉头就走。

                我十分满意地看着老妹走开,这时候电脑上QQ的头上又开始闪动:

                よ呦のな澪¢13:05:41

                那你说怎么办……

                老雪 13:05:58

                能怎么办?那我就不去喽~

                よ呦のな澪¢ 13:06:14

                不要啦~~不要啦~~我,我帮你想想办法……

                随即,电脑那边变得安静……估计这小妮子也没辙了吧~

                “小雪~!你快给我下来!欺负你妹不说,居然还接着上网!”楼下发出一阵“河东狮吼”吓得我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该死的~她(老妹)居然敢给我去告状!她死定了!

                想着我给雨发了个“对不起”的头像,说我不能再陪她了,得当童工去了。

                雨急急地给我回了个:等等等等,我想到办法了!

                我挑了挑眉毛,想到了?不会是什么馊主意吧?

                我发给她一个问号。

                よ呦のな澪¢ 13:07:54

                你趁你媽上廁所的空檔溜出來呀(我晕了)

                老雪 13:08:14

                我妈妈不上厕所……暂时……

                よ呦のな澪¢ 13:08:31

                那你給她倒水

                让我讨好我妈?不是吧……

                老雪 13:08:43

                去……我才不要

                よ呦のな澪¢ 13:08:43

                喝多了她就上了 (额……我无语……)

                老雪 13:08:53

                我倒她也不喝啊……

                よ呦のな澪¢ 13:08:57

                沒事啦

                よ呦のな澪¢ 13:08:59

                去啦

                老雪 13:09:13

                除非我疯了……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你 就瘋一回吧

                老雪 13:08:58

                …………

                よ呦のな澪¢ 13:09:34

                那要不,你把你弟打哭了,你趁你妈上来骂你的档溜出去!

                老雪 13:08:58

                我找揍啊!

                よ呦のな澪¢ 13:09:34

                你本来就找揍……

                老雪 13:08:58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還有各位執法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我家的小电脑作文700字》最新评论